關於部落格
AOISE BL同人小說社團
  • 45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黒子のバスケ- DREAM & LOVE (青峰大輝 x 黃瀨涼太)


 
 
話說、父母為自己的孩子慶祝上榜是理所當然的事,青峰家也不外乎有這份溫馨感,無法置信自家兒子能有高中唸,青峰夫婦大方訂了間家庭式民宿、並開心等待出遊日到來。
 
換了行字、很快就跳到青峰家的出遊日。
 
走下巴士,風和日麗絕對是大眾最喜愛出遊的天氣,對即將邁入十六的青峰大輝而言也是如此。他拉著行李箱看看公車站牌、又望望環繞的山景────
 
所以你們就把自己的兒子丟到深山裡來了嗎??!!我是保送啊、為什麼硬要說我卡到陰?!青峰對眼前的田野大吼。這是那門子的父母,根本就是遺棄啊?!
 
無可奈何之下、青峰只好順應手上的地圖與飯錢乖乖在這鬼地方待一週。
 
安頓好行李,青峰回想起跟桃井還沒搬到東京在鄉下老家待的日子,河邊大概是他唯一最愛跑的地方吧,單指旋玩著籃球、青峰走出民宿到附近散步,就算是這種地方應該也有公用籃球場能打發時間。
 
沒錯…真的能打發時間……
 
突然撇見草叢有條尾巴、有點像蝴蝶犬的尾巴?青峰傻愣愣拿掉耳機,伸出手好奇抓起那條尾巴────
 
青峰大輝,15歲。因被父母認為卡到陰而被丟往深山清淨身心,現在的他拉出個只有五歲且外貌跟某個上神奈川學校的笨蛋長得一模一樣,還帶有蝴蝶犬耳朵的黃瀨涼太。
 
青峰默默把它放回去,便拿起手機撥回家:『老爸,我真的卡到陰,所以請讓我回家。』
 
《謝謝您來電,目前我們全家在巴里島渡假,有事請留言、七天後將會回覆,謝謝!》
 
青峰面無表情把手機踩碎、接著又慢慢從草叢抓出那團奇怪生物,無論看幾次都跟本人像到不能再像,那孩子的犬耳不斷上下啪噠啪噠,青峰開始火大起來、為什麼黃瀨那混帳從小就註定是個美人胚子。
 
昨晚大概真的沒睡好、所以才有幻覺出現,還是早點回民宿洗澡睡覺吧。
 
穿著浴衣的孩子開心地跟在青峰身後,木屐聲在兩人之間有種說不出地和平感,直到他去撞到青峰的小腿時、才開口問:『好痛痛痛……吶吶、哥哥你為什麼要停下來?』
 
『你到底要跟多久、滾回家去啦!!』青峰轉頭大吼。
 
原本發亮的大眼眸突然轉水汪汪,跌坐在地上的孩子馬上嚎滔大哭:『嗚哇啊啊啊~你為什麼要那麼兇~嗚哇啊啊啊啊啊~』
 
『煩死了、不要在路邊哭啊,等等螞蟻都被你淹死了怎辦?笨蛋!!』
 
『嗚嗚啊啊啊啊~好可怕~好可怕~嗚哇啊~』
 
青峰開始沒耐性了、為什麼連愛哭這點也相同,這小鬼到底是誰?
 
這種雞同鴨講的你哭我罵畫面整整持續了段時間,青峰本人卻沒有自覺件事……從那孩子眼睛有淚水在打轉就反射性抱住他、形成一種動作很溫柔但語氣卻很兇的有趣場景。
 

===================================

 
青峰大輝,15歲。因被父母認為卡到陰而被丟往深山清淨身心,現在的他正在跟未知生物一同泡澡。
 
趴在大浴池邊,青峰轉頭問:『所以你是什麼東西?從那來的?』
 
『從那座山來的,偶有名字喔~涼太。』涼太拿著泡澡鴨鴨說。
 
青峰更滿臉黑線了,果然是卡到陰所致吧……突然被他頸間的紅白結繩鍊給吸引目光,青峰指著中間金玉塊問:『那是什麼?』
 
『是「山」給偶的。』涼太笑道。
 
『不是什麼可怕的妖魔鬼怪就好。』青峰決定接受事實嘆氣。
 
拎著涼太回房間,青峰邊擦著它的頭髮開始懷疑他的耳朵與尾巴、這種真實觸感有夠詭異的,會不會睡一覺後他就消失變堆白骨?
 
『吶吶、哥哥那是什麼球?』只穿件白色燈籠內褲的涼太爬出青峰懷裡問。
 
『籃球。』
 
涼太好奇抱著它玩,青峰收起吹風機續說:『可以用來砸死你。』
 
碰咚!
 
籃球掉了下去,青峰趕在涼太開始大哭前摀住耳朵。如果是那個在神奈川的王八蛋他早就送他記上勾拳,況且他到底那裡說錯?又不是真的會砸死他有啥好哭的……
 
『喂、過來穿衣服,山裡晚上挺涼的。』青峰輕抓住涼太的尾巴呼喚,卻發現怎抓也抓不回來,他臉上冒出青筋大吼:『再不適可而止我就真的要揍你囉!!』
 
『教、教偶玩……
 
『啊?』
 
『教偶玩這顆球……可是不要揍偶啦~~嗚啊啊啊~』涼太死命抓著塌塌米不放,青峰見已抓出爪痕便捏緊尾巴大吼:『知道啦知道啦、快放手!!我沒本錢賠人家塌塌米啦~』
 
『真的嗎?』
 
『真的,快過來穿衣服。』青峰拿起涼太的換洗衣物馬上驚覺這些東西從那來?而且民宿阿桑為何要用詭異眼神從門口飄過去……
 
咧?我被誤會什麼東西了嗎?
 
青峰大輝,15歲。因被父母認為卡到陰而被丟往深山清淨身心,現在的他正怕一覺醒來旁邊會出現白骨而失眠中。
 
佈滿血絲的眼睛直瞪著天花板發呆,他告訴自己,再過四小時就天亮、真相就大白了!
 
換行字之後,天真的亮了。
 
腦袋累到快爆炸的青峰猛睜開眼起身、涼太仍四肢趴睡流著口水,正當他要鬆口氣發現燈籠褲有詭異色澤……
 
『難道?』青峰抓起涼太的尾巴一瞧────這死小孩居然尿床了?!
 
約過十五分鐘,青峰拼命跟笑得闔不攏嘴地民宿阿姨道歉,涼太抓著他的褲管在大哭。或許他變成堆白骨還好點,不、不可以,還是尿床好了……但好像也不太好,無論那種都很煩人啊!
 
早餐過後,青峰按約定帶涼太到籃球場玩,看他運球的樣子青峰不由得笑到肚子痛……
 
噗哇哈哈哈、不會運球的黃瀨怎會那麼蠢,哇哈哈哈哈~超好笑的啦!!
 
涼太嘟起嘴,果然拍不到三下籃球又跑掉了……不服輸的他持續嘗試、整個籃球場都是青峰的笑聲,最後涼太只好用哭聲跟笑聲進行PK───
 
青峰大輝,15歲。因被父母認為卡到陰而被丟往深山清淨身心,自從他在路上撿到隻當地人見怪不怪的狗後、清淨身心之旅似乎不再那麼無聊。
 
和涼太到山裡抓獨角仙、準備回家時發現他居然坐在大樹上下不來。(青峰OS:笨狗、不要灑尿下來!)
 
隔天到溪邊釣魚抓蝦玩、還真夠瞎的那隻狗就這樣被水給飄走。(青峰OS:蠢狗,你不要再給我回來了。)
 
今天再度回到籃球場,涼太雖已進步很多,卻不知為何他常跌倒頻頻露出小燈籠褲。
 
種種逗趣地百態,仍敵不過悄聲來到的離別之日。
 
最後一晚,青峰剛打包完行李,發現涼太抱著籃球睡著了。嘆口氣、試圖把他抓回床鋪上涼太突然把籃球砸向青峰便轉正睡。待籃球從臉上滑落,青峰差點沒把他的尾巴抓起來打,大概是他的怒意強到把涼太給瞪醒,見到青峰的臉涼太馬上摀起嘴巴偷笑。
 
『大輝…好笨、自己用臉去撞球!笨大輝!』
 
『是被你砸的、笨狗!!』青峰捏著涼太的臉頰說。
 
努力掙脫青峰的魔掌,涼太瞧著籃球便爬過去抱著它說:『涼太一直都是一個人玩喔~因為涼太找不到人可陪偶玩……大家都把涼太當成神一樣侍奉,但遇到大輝就好開心,因為大輝教了涼太好多東西~』
 
青峰輕撫著他的頭沒說話。
 
斗大的淚珠滴落在籃球上、涼太笑道:『所以請你不要忘了我喔……請你不要忘了涼太。』
 
那瞬間、另個伸出手臂拿著籃球的男人與涼太的影像重疊,來不及說再見、青峰睜開眼是自己房間的天花板。
 
鬧鐘還沒響,他提早十分鐘醒來,揉著太陽穴自言道:『這夢也長的太誇張……
 
但他卻懂得這引喻的夢。
 
換完衣服下樓,沒想到自己就和腹黑眼鏡今吉說的一樣、心裡總還保存著那份天真。
 
大自然的景色,就如同他心底最清淨的地方。更是他從零開始的歸宿。
 
附贈的笨狗,也許只是IH後遺症吧。
 
走進商店街,青峰邊挑選早餐邊思索:『如果回憶真的快樂過,那麼有誰可以告訴該怎麼忘記?』手機在準點響起,青峰叮著簡訊自言道:『果然很難忘記啊、那笨蛋。』
 
一人踏進商店街入口,卻是兩人踏出商店街出口。
 
一人打開咖啡杯蓋子,卻是不同掌心覆蓋著取暖。
 
 
人家常說夢與現實是絕對相反地鏡子,對此刻的青峰來說─────讓他穿上燈籠褲是可能的吧?!
 
 
全文完 -


By  七瀨 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