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OISE BL同人小說社團
  • 45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黒子のバスケ- Den lille Pige med Svovlstikkerne 1 (紫原敦 x 赤司征十郎 & 青峰大輝 x 黒子テツヤ)




丹麥語:Den lille Pige med Svovlstikkerne
 

暖冬的昭雪映入眼簾,名為白色世界在我腳下
 
是孤寂亦是滿足。
 
踏出屋簷
 
雨的規律
 
心的坦平
 
夢的起程
 
唯獨指尖殘存著溫柔。
 
觸不到的薄感,是收回當時的悸動
 
聞不到的聲音,是丟棄後來的奢望
 
捧著熱茶是最真誠地感動
 
至少還懂得
 

 
是要落乾的。
 
寒冷了
 
掌心無意泛起自個兒地蒼白
 
你是否也聽見了呢?
 
失落一地的雨珠啊。
 

==============================

他的出現就如同吟出地詩詞多麼另人心疼,在歡樂地聖誕前夕唯獨他一人提著裝滿火柴盒的小籃子走在大街上、單薄地身子沒有足夠取暖地衣物,蒼白的臉蛋似乎找到願意買火柴盒的顧客,他仰起頸聽著上方金髮男人說:『我真的聽見了…但那全是我的淚珠啊,小赤司大人。求你讓我買你的火柴吧~』
 
『不好意思,涼太,目前缺貨中,這些是樣品,預購單寫完後再找我。』赤司遞出單子說。
 
認為完全跑錯場的涼太默默在心中哭泣、上次黑子的愛麗絲串場畫面多麼美好,為什麼這次會是小赤司飾演賣火柴的小女孩……太恐怖啦、他根本不用賣就可以直接當神了,也沒人敢不買啊?!
 
然後、然後────那身哥德正太配雪靴為什麼還要有貓耳?
 
『涼太,為什麼要用鼻血寫字?』赤司搖著尾巴不解地問。
 
『小赤司別在意,模特兒界也需要創新……』凜然的神情突然被旁邊呼喚聲給吸引過去、如果說赤司紅貓造型、那麼現在跑來的淡藍哥德正太貓能說是雙子吧?
 
提著同樣籃子,氣喘呼呼地黑子說道:『不、不是這樣的,赤司君。』
 
『哲也?』
 
『聽我說,那個……黃瀨君請不要倒在血泊中礙到人家的路。』發現踩到奇怪生物的黑子往下瞪道,接著他轉向後方續說:『還有青峰君請不要一路叮著我的屁股看。』
 
『喜歡看有什麼不──嗚哇!』青峰突然被一把拉走、黃瀨刻意壓低聲音問:『喂喂喂、小青峰,難道不覺得很詭異嗎?』
 
『你指什麼?』
 
『我怎不知道賣火柴的女孩有兩位啊,你看這次的劇本──』瞬間被從異空間冒出地剪刀割裂成碎片、黃瀨抖著說:『是不是很可怕……連劇本都看不到喔……
 
『好像有一點。』青峰額邊冒三條線說。
 
『所以啦~我們這次得把大家先找出來好好團結,這次對手不是平常那種KUSO亂梗可以蒙混過關的!』
 
青峰想了會兒,回道:『但我是在後台看到哲的小屁屁才追出來的,你看那貼身的極短褲……阿咧?』本想指往黑子的方向給黃瀨看、沒想到他們都消失了。
 
按赤司的個性等等再出場後絕不會有好事發生、黃瀨決定拉著青峰尋找戰友。
 

==============================

The first match 第一根火柴
 

黑子和赤司走進間老舊書店,四周都是高過他們頭頂至天花板的書堆、牽著赤司的手黑子嘆道:『真是的……完全不合情節。』
 
『這個嗎?』赤司從懷中掏出劇本、但仍舊被異空間的剪刀給清走。
 
黑子面無表情吐嘈:『請恕我直言,赤司君那是你自尊心形成的剪刀。』
 
赤司皺起眉說:『我也想好好跟大家玩。
 
順著黑子坐在垂吊地藤籃倚上,赤司仰靠進小抱枕堆中,黑子輕道:『我也是喔。』
 
『哲也?』赤司轉過頭問。
 
拿起盒火柴,黑子說:『該更正的是我,其實赤司君想順理成章就這麼走下去吧。』
 
『劇本……有種拘束感。
 
仰起嘴角,黑子問道:『記得賣火柴的小女孩,最後點了幾根火柴嗎?』
 
『全部。』
 
『那些出現的景象同等於她的願望。』黑子說著,他們身後邊交纏邊晃動的尾巴讓陰暗燈光下地畫面略顯溫馨。
 
『人會帶著奢望並沒有錯,所以偶爾也可以對人撒嬌或任性。』
 
『哲也要點火柴了嗎?』赤司好奇地問。
 
火柴棒往不知打那來的籃球一磨擦───紅黃交織的火燄形成道門。
 
『一起去玩吧,赤司君。』黑子再度牽起赤司的手,轉動門把真正進入到──賣柴的小女孩舞台裡。
 
─‧─‧─‧─
─‧─‧─‧──‧─‧─‧──‧─‧─‧──‧─‧─‧──‧─‧─‧──‧─‧─‧─
 
像踏進個無底洞、夜空地壁畫直到兩人跌坐到個大圓床上才消失,赤司拉拉黑子的衣角要他往上頭看。
 
憑空出現「禁止H事項」地字樣,兩人不解地望著對方,這話是什麼意思?
 
突然、伸手不見五指的前方出現幾道單人燈光,有五個人皆被綁在倚子上,分別是火神、黃瀨、綠間、青峰和紫原。
 
『喂、這回又要幹什麼了,我不記得我連吃個漢堡都掃到颱風尾啊……』火神冒出青筋說。
 
冷靜嘆著氣的綠間回道:『所以才說粗心地笨蛋不明事理。』
 
『蛤?那你給我說看看、我們怎會全被綁在這兒?』
 
『等等就知道了。』
 
『廢話、那我還問你幹嘛!!』火神猛踩著地板怒道。
 
反觀正要開口詢問的黃瀨、大家皆被眼前的畫面給震了好幾下……
 
喂喂喂開玩笑吧?』青峰落滴冷汗說。
 
『你懂了嗎?火神。』綠間低聲問。
 
仍處於無法消化的火神沒有回應,黃瀨則淚眼婆娑哀怨道:『太、太過份了……為什麼啊、』
 
為什麼要綁著我們看小赤司跟小黑子接吻的畫面啊!?!?!?!?
 
『我怎不知道賣火柴的小女孩是這種懲罰遊戲?吶、小青峰?』黃瀨轉頭問青峰。
 
狠踢黃瀨一腳的青峰怒道:『吵死了、都已經發生了你還能怎樣,再說…我家的哲Kiss應該被我教的不錯
 
『那是你該關注的重點嗎?』黃瀨瞪大雙眼,氣氛似乎開始有點不一樣。
 
若要說奇蹟中最符合正太形象絕非這兩人莫屬,從嬌羞輕吻到紅貓耳男孩惡作劇般地壓下藍貓耳男孩時────現場人趕緊夾緊雙腿、通通知道胯間不妙了!
 
但故事終將有意外發生、第一位拿著可樂與雜誌想從廚房回客廳的冰室 辰也並沒有對走進奇怪空間的畫面感到錯鄂,他先往舞台瞧了一下再低頭問旁邊的火神:『原來Taiga的餐後嗜好是這個?』
 
『蛤?是說辰也你怎麼……喂、快幫我鬆綁啊?』火神滿臉通紅求助中。
 
露出迷人笑容,辰也續說:『原來如此,與其說懲罰遊戲不如說是報應遊戲。』
 
『蛤?』
 
『前幾天被你任性地過度發洩害我整整二天下不了床,現在正是報復地時機吧?』辰也拉起椅子後的鍊子拖走火神續說:『瞞著我偷看這麼甜的畫面、能教教我吃醋怎麼寫嗎?』
 
『喂、辰也?等等等……我才沒興趣看、那天是意外是阿列克斯滲到酒啦!!』完蛋了、這下被抓回去會精盡人亡的才是他啊!!
 
火神的聲音仍迴盪在遠方,而大床上的進展已到準備脫掉雙方的短褲,鼻血狂流的黃瀨與猛冒汗地青峰心想、這下不反擊可不行了啊!!
 
 
續 PART2


By 七瀨 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