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OISE BL同人小說社團
  • 45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黒子のバスケ- 黑子の愛麗絲夢遊仙境 (全員 x 黒子テツヤ)


 
英國北部雪菲爾(Sheffield),其舊名為鋼鐵之都,現今已轉型為大學城充滿文藝氣息的都市,在某個風和日麗的午後,雪菲爾大學校區西側-庫魯克區湖畔邊,一位看似悶悶不樂的少年坐在那兒。
 
愛麗絲‧黑子,是少年的名字。
 
抱著隻有貓嘴形的幽靈玩偶,黑子不曉得為何心情會如此煩燥,湖面上也老映出緊皺眉頭的自己還有────兔子?!
 
轉過頭,黑子看到個有兔耳的高大男人對懷錶碎碎念急忙跑過去,沒什麼興趣地黑子轉回頭、後面卻出現滑壘聲。
 
那男人火冒三丈衝到他身邊怒吼:『喂、黑子你這是那門子的愛麗絲,劇本上寫你要好奇地跟過來啊!』
 
『因為火神君那身伯爵裝太帥了,所以我沒興趣。』黑子面無表情嘆氣,並把娃娃拿開續說:『只有我一人穿裙子不公平……』
 
『原來是這原因啊──旁邊還沒輪到你們章節的別給我冒頭偷看!!』火神不知為何朝畫面地另一頭罵道。
 
打開懷錶瞧了瞧時間,火神下定決心、他伸出手用安撫地語氣對黑子說:『Only Lunch Time,我會做香草奶昔補償你的,好嗎?』
 
『火神君……』有點被後面那句打動到,黑子放下幽靈娃娃輕握住火神的手。
 
古老大鐘在此刻敲響、畫面開始墜落,許多七彩繽紛地木門相擁而來,四周都是在跳舞地時針、秒針及書本,火神抱住正壓緊裙襬的黑子往籃球形狀地魔法陣準備抵達終點──
 
於此,黑子的夢遊仙境即將展開大門。
 
(而被丟下的幽靈娃娃已被桃井姐姐當作驚喜禮物撿走了…)
 
=====================================
 
第一章 Down the Rabbit Hole
 
感覺已著地的黑子緩緩睜開眼,他發現火神不見了自己還處在個有很多大大小小門的大廳裡。
 
黑子環顧四周,只有扇門與桌上鑰匙顏色相同、言意下是其它門都不能出去囉?緩緩走近窗邊,外頭是座漂亮地花園,黑子拿起鑰匙自言道:『還是去找火神君做香草奶昔給我喝好了。』也許是他太小看這間房子,沒想到這扇門會小到連他腰際都不到。嘆氣之餘、他撇見第二張桌子放著瓶〝春藥〞飲料,黑子轉過頭無視它後面竟出現痛毆聲,當他再度回頭發現飲料標籤已換成〝喝我〞。
 
思考中,黑子拿起桌角邊的籃球、他將籃球向上拋────「會加速的傳球」!
 
符合他身高的門即而被打毀,黑子露出微笑走出去並拾起籃球,完全沒注意屋內有〝鎚心肝〞的悶聲。
 
 
 
第二章 The Pool of Tears
 
經過花園,黑子看到路中央立著張牌子,上面寫著「淚之池」。
 
『淚水……嗯?』感覺自己像踩到了什麼,移開腳黑子將它撿起來,是把日式扇。隨即他聽到池中央有哭喊聲:『信玄啊啊~我的信玄扇啊~沒有那把扇子你連幸村都玩不了……啊、台詞錯了。信玄啊~』
 
黑子明白原來淚水是指池中央那人的淚水,抱著籃球游了過去,黑子把扇子遞還給他:『請問您在找這個嗎?日向學長。』
 
『喔喔~就是它就是它、哎?怎會知道我的名字?』日向突然驚道。
 
『既然東西找到我們就上岸吧。』黑子表示說。
 
『哈哈~也是啦~你知道我在這待命有夠……等一下、』日向急忙拿出防水劇本看:『我應該是飾演那隻跟愛麗絲在游泳的老鼠,然後因為愛麗絲一直聊他家貓咪而觸怒了老鼠……嗚哇啊啊啊、黑子他根本不會跟人聊天啊啊!!搞屁啊?』
 
眼看黑子已經上岸,日向在心中暗忖:『糟糕…想惡稿文學作品卻與黑子的強項相撞,該不會全員都被他牽著鼻子走?』
 
回後台脫下米●鼠的耳朵,日向聳聳肩續笑著:『嘛~故事不看到最後又有誰會知道結局?畢竟還有群神經病在等著呢~』
 
 
 
第三章  The Caucus Race and a Long Tale
 
黑子游上岸後,倚在大樹下努力擰乾裙襬,到現在他還很不滿自己得穿裙子的設定,加上四周一直有快門聲,真是個怪世界…
 
『很好、輪到我們出場了,要好好加油喔!』
 
『拜託你去死一死。』
 
黑子被這段對話吸引住,鬆手放開本已快拉到快見底褲的裙襬,無視鎚心肝地悶聲他走向前一探究竟─────是完全穿錯裝的木吉與花宮。
 
花宮一身大V領黑色長針織上衣與灰白色長褲,木吉則穿101忠●斑點睡衣,已居家到不行的兩人黑子好奇上前問:『請問你們怎會這打扮?』
 
木吉拍著花宮的頭大笑:『啊哈哈哈~因為呀~我看到這傢伙穿女僕裝下意識把它撕爛了,該怎麼說呢,果然還是我自己來幫他穿比較好?』
 
『開什麼玩笑、不要碰我,你到底懂不懂這章節的標題啊。』花宮拍開木吉的手怒喝。
 
『嗯~我看不懂英文~』
 
嘆口氣,花宮指著黑子解釋:『簡單來說、愛麗絲要來這邊聽無聊的演說與看白癡競賽。』
 
木吉頭頂燈泡大亮、花宮以為他聽懂了,但他卻掏出毛巾幫黑子擦頭髮:『黑子穿的好可愛喔~不擦乾的話會感冒的~』
 
『唔…喂、木吉。』被無視掉的花宮已更想砍掉他的左腳。
 
『嗯?』
 
『現在有很多槍口正對著──那來的吹風機啊呆子?!』花宮滿臉黑線大喊。
 
覺得很舒服的黑子沒有說話,木吉輕鬆答道:『樹叢裡有隻手拿給我吹的,很方便吧?』
 
『方便個屁、完全不符邏輯啊!喂、你就這樣放愛麗絲走了?!』花宮看被打理好的黑子再度抱起籃球向前走,覺得十分疲憊的他就地坐在草皮上:『沒救了…只要跟這傢伙在一起無論做什麼都沒救,難怪誠凜那些傢伙會這樣打進W.C,啊、台詞錯了。』
 
木吉將吹風機還給草叢裡的人,他坐到花宮身旁問:『吃醋啦?』
 
花宮突然一拳揮向木吉,但連他都沒料想到他竟會乖乖挨揍,應該是沒睡飽才來不及反應吧……坐在木吉身上揪起他的衣領,花宮怒問:『喂、你剛剛那什麼意思?』
 
撫上花宮地大腿,木吉面無表情輕道:『跟撕破你的女僕裝同等意思。』
 
『蛤啊?等、等等……你這該死地腹黑──喂!!』
 
由於畫面即將進入兒童不宜,所以工作人員強制落幕。
 
 
 
第四章 The Rabbit Sends a Little Bill
 
看著羊皮紙卷,火神一人在樹林間頻頻嘆氣,掏出懷錶猶豫不決地神情彷彿正為什麼事懊惱著,突然他旁邊一個聲音問道:『火神君你在做什麼?』
 
『嗚哇啊啊~黑子你什麼時候在這?』火神反應仍舊跟現實中一樣誇張。
 
『剛剛,為什麼一直嘆氣?』
 
『喔、因為公爵大人要找他的幸運物,但他只借我他家園丁,你看~』火神指著跑向他們的人說。
 
『早~我是飾演蟋蜴比爾的高尾~』高尾元氣十足地打招呼。
 
『明明就穿正式的園丁裝。』火神吐嘈道。
 
黑子續問:『所以?』
 
『要在眼前那棟大到誇張的豪宅裡找隻破玩偶,人力完全不足怎可能找的到。』火神無力地說。
 
黑子凝視豪宅沒多久,便墊起腳尖用指頭抵著火神的眉間說:『我知道了,火神君。』
 
『嗯?』
 
『放棄就沒事了,我們繼續找可以做香草奶昔的地方。』黑子理所當然地無視掉問題。
 
高尾抱著肚子猛笑:『噗哇哈哈~那等等我要看小真會是什麼表情~呀哈哈~好玩好玩~』
 
『連他家的園丁都這麼說,走吧~火神君。』
 
『蛤?不不不……高尾你來亂的啊?別笑了、等等黑子,完全不對啊!』火神有點氣急敗壞地翻著劇本,但他另隻手仍任由黑子牽著走。
 
三人就這樣踏進到第五章的場景。
 
(火神OS:媽的、你想湊章節也不是這樣湊的吧…)
 
 
 
第五章 Advice from a Caterpillar

 
按常理說、愛麗絲此章應該撞見在磨菇上抽水煙的藍色毛毛蟲。
 
火神低下頭冒三條線感嘆:『沒錯,他的確是在抽水煙……但為什麼────為什麼會是坐在涼亭裡抽水煙的阿拉伯國王啊??!!
 
國王還沒開口,旁邊替他扇風的僕人馬上兩腳併攏踹他下王位大罵:『黃瀨你這白癡、造景完全不對!!而且為什麼我得替你扇風啊?!』
 
漂亮金飾與純白絲縷、比平常更帶點媚氣的黃瀨倒在階梯上,他輕揉著腰說:『笠松學長你的力道又更猛啦……這畫面很棒不是嗎?吶吶~小黑子覺得如何?』
 
黑子表情呆滯地抱著籃球倒退三步。
 
『你嚇壞他了,黃瀨。』火神往下瞪道。
 
『咦咦咦~~為什麼為什麼?我很用心打扮耶、而且本來跟小黑子是情侶裝說~』黃瀨淚流滿面撲倒在黑子腳邊抱怨,讓火神超想把他給扔到前面的淚之池去,他轉頭大叫:『喂、笠松你平常怎對付黃瀨的死纏啊?』
 
用手上的金羽毛扇煽風,笠松回道:『火神別白費力氣了,無論我怎踢他都有辦法纏回來,果然得去問赤司呢。』
 
『開什麼玩笑、要跑去問剪刀控?!說起來我還沒跟他算劃傷我的帳,混蛋!』
 
『火神君,你離題了……』躲在火神後面的黑子提醒道。
 
被鬧劇逗得下巴快脫臼的高尾爬到笠松身邊問:『沒想到笠松學長也在這兒呢~』
 
『嘛、本來就沒我的戲份,但黃瀨那笨蛋吵著要幫忙就來了。』
 
『噗哇哈哈哈~你們真的超猛的啦~後面還可以閃金光,果然在兼模特兒的人就是很有構思。』
 
『我只覺得很丟臉啊…』笠松搖頭嘆氣。『難道主將到我這代已經把海常變成笨蛋球隊了嗎?糟糕、台詞錯了。』
 
至於努力踹開黃瀨的火神決定矯回故事。
 
『這章、你應該要對愛麗斯探問跟給提示吧~~』踩著黃瀨的臉、火神怒道。
 
『我問了啊~只要給我看小黑子的小褲褲就好啦~』不死心的黃瀨仍揮舞著雙手說。
 
放下籃球,黑子拉起裙襬平淡地說:『好、就給你看。』
 
空白與錯鄂都無法制止四隻眼睛的視線、那可愛地白蕾絲薄布料正因包覆而鼓凸著,大腿兩側竟只用兩條小小的細緞帶撐住。
 
下一秒、四道血柱成了絕景。
 
發現異狀的笠松與高尾趕緊跑下階梯、高尾不解地慌道:『他們怎會血流不止啊?』
 
『太神奇了,居然還有彩虹……』笠松滿臉黑線說。
 
無可奈何之下,高尾對抱回籃球的黑子說:『黑子,麻煩你,往前走就是公爵家了,請他們幫忙抬回公爵家休息吧。』
 
『也好,這兩人因不明原因沒救了,麻煩你了黑子!』笠松點頭道謝。
 
『是,我馬上回來。』
 
 
 
 
第六章 Pig and Pepper
 
時間已近正午,公爵家的廚師們紛紛忙於準備午餐。
 
其中永遠笑臉與青筋併存的宮地 清志拿起勺子對旁人說:『木村,你家鳳梨熟了沒?』
 
試嚐紅豆年糕湯的木村信介回道:『還沒、但有先進口榴槤。』
 
『太棒了木村,請務必用盡生命借我幾顆。』宮地拿出碗盤說。『我要去砸演公爵的綠間、為何我們學長是替他煮飯的?』
 
『完全同意,但他正在下棋,晚點再說吧。』確定味道OK,木村轉身竟踢到個陶瓷物。
 
『呀哈哈~好他媽可愛的信樂燒呀~呀哈哈~我們踩碎幾隻啦、木村!』宮地怒道。
 
畫面轉進大廳,極具異國風味的地毯上有台白色鋼琴佇立,毫無奢華地擺飾卻擁有許多少見的童玩物,火爐燃燒木炭的聲音竟遠比在沙發上的兩人地呼吸聲要來得清晰。
 
裸露香肩,深與淡紫條紋的毛衣配搭白色緊身褲和黑長靴,胸前的銀鍊正隨著主人晃動而搖擺,他是──柴郡貓‧赤司 征十郎。
 
『你的盤局永遠都不變啊,赤司。』綠間推推眼鏡說。
 
撐著臉頰,赤司笑道:『因為勝利很難背叛我,真太郎。』
 
翹起二郎腿,綠間冷道:『認輸了,我的紅豆年糕湯還沒來嗎?』
 
『比這個我更想問───哲也有事嗎?』赤司突然轉向已坐在他左邊多時的黑子問。
 
『什麼?』綠間驚道。
 
『對不起,因為你們從以前就不喜歡被人打擾下旗。』黑子說。
 
赤司拿起腰際間的抱枕,邊玩邊問道:『讓我猜猜~按劇本走的話你應該是旁觀者、但親自跑來代表出了什麼狀況吧?』
 
黑子點點頭,他對綠間說:『因為黃瀨君想看我的底褲,我就給他看了,但不知為什麼他跟火神君看完都血流不止倒下,所以我想請──』
 
『無所謂,就讓他們死在那兒』綠間跟赤司異口同聲說。
 
『咦?』黑子突然愣住。這兩人居然變得如此有默契……
 
見黑子變得不知該怎麼辦,赤司丟給他一隻可愛地迷豬玩偶說:『把這個給公爵,Pig and Pepper就可以結束了。』
 
綠間站起身,經過黑子旁邊輕撫他的頭說:『裙襬不是誰都可以拉起來的,知道嗎?』
 
『是…對不起。』黑子道歉著。
 
『好了,接下來該由赤司帶你進入下一章節,我得去處理笨蛋僕人們,感覺我的信樂燒又有生命危險了。』綠間消失在大廳內。
 
牽起黑子,赤司雙手插口袋走往公館大門,他對黑子笑道:『哲也接下來可得好好注意自身安全喔。』
 
緊抱籃球,黑子搖搖頭。
 
赤司推開大門,突如陣狂風、連他胸前的銀十字鍊都被吹過肩,趣味性十足地嗓音續道:『我們即將踏進最危險的地帶───A Mad Tea Party』
 
 
 
● 第七章 A Mad Tea Party
 
綠意盎然的森林轉眼間進入秋季,跟隨看似無規則卻又有指引意味的枯木們、畫面還恍恍惚惚著便已進入到座莊園。
 
遍地萎落的楓葉、東館庭院有張可坐二十人的大長桌。位於左方是因中學時期造型呼聲太高而換回白髮的三月兔‧灰崎祥吾。老大不高興的他正努力照鏡子想把大兔耳給摘掉,卻怎麼扯都痛得好像在拉自己耳朵一樣……望至右方,將雙腿抬到桌面、臉上的紳士帽因熟睡而滑落,是這世界中沒什麼人想跟他扯上關係的瘋帽子‧青峰大輝。
 
『對不起對不起,甜點送來了。』匆匆忙忙推著餐車跑來的是睡鼠‧櫻井 良。
 
聞到餅乾的香味,青峰坐起身拿了塊餅乾:『喔、不錯吃,良再幫我端二盤來。』
 
『好好……對不起對不起,我馬上去、對不起~~』櫻井又再度跟餐車跑回廚房。
 
叮著櫻井忙碌地背影,青峰自言道:『怪了,那小子看到我好像看到鬼一樣,我很可怕?』
 
『哼、跟我比起來,當然是你不能見人。』灰崎終於放棄拉扯兔耳說。
 
『啊?』
 
『看吧~那種瞪人的眼神無論誰看到都穩跑的。』
 
『天性暴力又愛打架的你有什麼資格說我,好歹我中學時期可是個乖乖地籃球呆子。』青峰帶著自滿地語氣說。
 
禁不起挑釁的灰崎大力重鎚桌子、他低道:『喂、大輝…你想現在就開打嗎?上次那拳我還沒還你。』
 
氣氛變得十分緊張,躲在草叢裡完全不敢靠近的櫻井除了發抖外還是只能發抖,撇除掉籃球員的身份、他根本就是弱雞個性啊……而且那兩人無論誰看到都覺得很兇狠吧?!不、不行,他得挺自家的王牌,青峰雖然很可怕卻常讚美他的廚藝,為了這點──他決定回頭再去研究新的料理!
 
於是、櫻井 良 退場! (後台日向OS:你這沒用的道歉磨菇還是給我去死吧…)
 
『把運動員丟進打架這區塊,當然比常人要來的有看頭,籃球員也是其一呢,大輝。』灰崎慢慢走往青峰的位子。
 
青峰仍一動也不動維持現狀瞪著他。
 
灰崎面目猙獰地咬牙嘲笑道:『不過是兩個拼命練球的垃圾就讓你這麼失態坦護?噁心死了……』
 
終於踩進青峰的地雷,當他大腳猛踹開長桌猛站起身────雙方的拳頭卻因現於中間的身影而定格。
 
『是誰準你們在這兒見血的?』赤司雙手插口袋冷道。
 
『赤、赤司?!』灰崎有點錯鄂,下一秒他被記迴旋踢給踹至遠方,跟隨他身影的赤司也即刻消逝。
 
反倒想追上去的青峰發現頭頂出現黑影、而且還是超熟悉地───有蛋內褲?!
 
一屁股坐在青峰身上、黑子無視翻白眼的他責備道:『不可以打架、暴力是不對的,青峰君。』見青峰沒有反應、黑子往後挪動身體準備離開,卻撞到個硬硬的……
 
糟糕!!
 
兩隻大手已搶先在揉捏他的臀部、青峰坐起身從後掀開他裙子打量道:『還真的穿了,下次換淡藍色應該不錯,還有這樣拉的話~』
 
『呀啊…青峰君、你做什……』股間被整個上提、黑子皺起眉怒道:『我要生氣、』
 
『嗯,我現在很生氣,真的很火大。』青峰神情突然轉認真,腰際的手臂更緊擁黑子、青峰續道:『要贏啊、阿哲。』
 
一陣欣慰感湧上心頭,黑子撫著青峰的頭笑道:『青峰君,有機會的話再一起打球吧。』
 
『阿哲、在那之前───我要先幹掉他們!!』青峰突然把黑子抓到胸前猛掀開他的裙子、瞬間秒殺掉準備空襲的黃瀨與火神。
 
鼻血不止的黃瀨努力穩住步伐,對戰友火神說道:『太可怕了、小黑子的底褲居然連我的完全模仿都被秒。』
 
『哼、本想用ZONE狀態的流星灌藍,竟也完敗……黑子真有你的啊。』火神露出虎視耽耽地眼神說。
 
已被斜線覆蓋全身的黑子再也不想對這群笨蛋有任何抱負,他到底是為了什麼出現在這裡的……
 
反觀中庭最北邊的大樹、柴郡貓終於做了件像原作的事,他坐在樹上玩逗貓棒、並等待著。
 
再度從石塊堆爬出來,傷痕累累的灰崎已氣到說不出話,他聽著赤司溫柔地嗓音說:『雖然欺負兔子不是我的興趣~但玩玩倒可以。』
 
擦掉嘴邊的鮮血,灰崎怒道:『你這條瘋狗……』
 
『呵呵…祥吾。』
 
逗貓棒剛被主人丟出、黑色長靴已狠狠往灰崎的胸口重踏下去,力道竟連他背後的草皮也全深陷下去。
 
『所以我才喜歡調教狂犬啊……祥吾。』冰冷地神情搭隨聲音對下方人續說:『我從不會束縛住我的狗,但如果太過欺負他們……我可是會狠狠撕裂你的。』
 
咬緊牙關、祥吾不服氣地回罵:『混帳、早各分東西了,關你什麼事!』
 
『沒錯,完全不關我的事,與你被大輝回敬一拳同等意思。』赤司移開腳,繼續玩手上的逗貓棒,斜眼瞧了灰崎一下說:『真可愛吶、祥吾,連在這種夢境也嚇到發抖?』
 
『怎、怎可能……哼、要說身體開始顫抖也無所謂,還真不得不佩服完全都沒變的你啊…』
 
赤司 征十郎,一條令人又愛又恨地──高傲孤犬。
 
沒有回話,赤司雙手插胸笑道:『那麼、就讓我們進入最後一章節吧。』
 
語落,灰崎眸內映出他身後出現近二米身高的人…
 
 
 
 
● 最終章 Alice's Evidence
 
重新回到凌亂地下午茶現場,赤司環顧了四周向站在中央的黑子問道:『為什麼他們三人會被你秒殺在地?』
 
『很抱歉,因為青峰君一直把我當擋箭牌,拼命掀裙底給他們看,不耐煩之下,我直接脫了……結果他們三個就變這樣。』
 
『是嗎…』赤司點點頭,手上的逗貓棒指向剛踏進來的綠間說:『真太郎,幫哲也換上條新的,還有你裂掉的眼鏡。』
 
『唔…嗯……………』綠間不悅地摘下眼鏡,順手拿給黑子一個小袋子。
 
『對不起,又麻煩綠間君了,本想好好聽你的話……』就算黑子沒有露出任何表情,知道他有些落寞地綠間俯身重綁黑子身後的蝴蝶結,像在整理娃娃般,綠間輕道:『沒受傷就好。』
 
『小、小綠間動作好快……』黃瀨再度從鬼門關回來,並換上第十八套阿拉伯國王裝,他有信心這次不會再失血敗退,卻一看到灰崎立即恢復成原作地面貌。『為什麼你在這兒……而且長兔耳還被打那麼慘,噗嗤。』
 
『後面那句是多餘的,別偷笑啊、你這混帳!』被赤司硬踹回來的灰崎冒青筋說。
 
跟著恢復正常的火神見狀、冷不防地補一箭:『所以你出場的重點就是被拖去揍?好可憐……』
 
『囉唆、講這種話我也是會受傷的好嗎?』
 
『的確,黑子你可別隨接近他,讓他一人被砍就好。』綠間再補一句。
 
完全被赤司打假的灰崎已經快吐血身亡了,現在居然還要忍受這些人的冷嘲熱諷,他轉頭吐嘈綠間:『我跟赤司的孽緣還沒你重……不要把黑子當娃娃一樣抱著、你這變態死眼鏡仔!!黃瀨你在旁邊喘什麼氣啊、你們這群人────』
 
懶得搭進爭吵中,青峰回座位繼續吃餅乾,他問道:『赤司,幹這麼過火是在表達你的不滿嗎?』
 
同也坐下喝伯爵茶的赤司反問:『大輝你指什麼?』
 
『被干涉的盤局。』
 
今天就算不是灰崎你也會這麼做吧…
 
杯裡的茶水面再也沒有波紋,金色右眼凝視著青峰回道:『果然奇蹟裡面就屬你最細心呢,大輝。』
 
此時、遠方的呼喊聲打斷了這場對話,除了火神外、凡是帝光畢業的人都絕對看過那裝扮。
 
紫原的學園祭Queen女裝。
 
『大家為什麼都聚在這啊~我跟小室等好久喔~』咬著棉花糖,紫原指著飾演KING的冰室說。
 
『無論看幾次都覺得很猛啊……小紫原。』黃瀨翻白眼說。
 
『這金剛芭比是高大了點、卻異常漂亮是怎回事……混帳黃瀨。』灰崎跟著翻白眼說。
 
火神用極不可思議地語調轉頭問黑子:『那是什麼怪物?』
 
指頭抵著下唇,黑子邊走向火神邊說:『從生理學的角度來說是男性、從性別學的角度可判讀雙性,從原作角度來看還是男性、再從火神君的腦袋來說是剛打贏的紫原君。』
 
不吭聲的綠間則在心中暗慶當初抽到女裝籤的不是他。
 
拿起逗貓棒,赤司對紫原說:『敦、開始審判吧,』
 
『好~有人偷了我的棉花糖~所以被告灰崎要抓去砍頭,就這樣。』紫原換第六包棉花糖說。
 
『蛤?』火神再度冒三條線,並決定把劇本丟了。
 
灰崎無言幾秒後、便意識到自己需要大聲抗議:『等一下、為什麼要以我是犯人收場,就算我是反派角色也不用這樣吧~再說、誰要偷你那甜的要死的東西,紫原!!』
 
突然被嫌棄最愛的甜食,紫原轉身蹲了下來沉默不語,冰室趕緊拿出其它口味的棉花糖安撫他。
 
見狀、青峰打起哈欠準備離開、綠間也把躲在樹叢看戲的高尾抓走,黃瀨更是被笠松拿捕網拖著回家。
 
『唉~沒救了那傢伙,黑子、你想喝香草奶昔配什麼?』火神按約定牽起黑子的手問。
 
『都可以,只要是火神君做的我都喜歡。』黑子答道。
 
灰崎不解地看大家全跑光,最終章的不是Alice's Evidence 嗎?為何黑子就這樣走人?還很恩愛地跟另隻兔子走……疑惑之餘、他被身後杯子的放下聲給驚震好大一跳。
 
赤司輕道:『敦喜歡的東西很單純,我一直這麼認為。』
 
緩緩轉過頭,灰崎冷汗直落續聽著:『野生的忠犬跟誰玩我都沒差,但你──』
 
今天準備死幾次了呢?
 
那瞬間、灰崎不懂為何這只是個夢,卻搞得好像現實生活一樣……還有、他是不是再也醒不過來得一直待在這兒?
 
=====================================
 
 
-全文完-
 
 
By 七瀨 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